当前位置: 永利402 > 两性中心 > 正文

互联网思维,为情所困

时间:2019-11-03 21:56来源:两性中心
凡是有生命的物质,都无法避免生命流逝之痛,灵长类动物那些忧伤,爱怜的眼神,人类眼中的忧郁和灰色,无不透视着对生命终将消逝的无奈和迷惘。植物应该也有这样感知,只是我

凡是有生命的物质,都无法避免生命流逝之痛,灵长类动物那些忧伤,爱怜的眼神,人类眼中的忧郁和灰色,无不透视着对生命终将消逝的无奈和迷惘。植物应该也有这样感知,只是我们看不清楚而已。当然,所有的生物要为生存而奋斗,无形中淡化了那种感知。人类作为地球的主宰,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再束缚于生存,因而会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我是谁”的问题。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思考,或多或少。因为男女思维的不同,对这种生命之痛的理解也是不同的。男性的思维是理性的,注定会被“我是谁”的问题纠缠一生。他们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总想弄个明白,求个答案,不知觉地走入没有出口的迷宫。越是聪明的人,陷得越深,痛苦也就越多。康德就曾说过:那种绝对的真理是锁在铁皮柜子里,人类永远无法开启。尼采更直接:那种绝对的真理是不存在的!而我的理解,物质是运动着,变化着的,只有相对某一时段和环境的真理,没有绝对的真理。为了缓解没有答案的痛苦思维,人们去信仰神,或领悟人生问题的无意义,但生命之痛一直存在。女性同样有这种生命之痛,但她们的思维是感性的,于是无意中,她们把这种痛转嫁到了爱情上。“有多少爱恋,今生无处安放!”大致是绝大多数女性的写照了,她们一辈子追求爱情,却得不到心目中的理想爱情。其实,无处安放的并不是爱情,而是生命的流逝--生命之痛。因为感性,这么多聪明,有天分,不比男人差的女性,躲到了爱情的虚幻里面,难以尽情展现自己美妙的思维,甚是可惜。历史上女性哲学家比较少的原因大致如此吧。你要腻着他一辈子,一刻也不愿分离,他却会有被束缚的窒息感,逃离的速度超过你的想象。女性的爱情之困就是男性的生命之痛,躲不掉,就坦然面对吧!9/8/2016

“人性”

如果我们以前理解的竞争对手是看得见的对手,那么互联网下的对手将是无形的。举一个例子。你开了一家书店,用传统的思维看,你的对手就是隔壁的书店,隔壁书店顾客增多,你的顾客就会减少,因此你会想方设法把隔壁书店搞垮,只要它倒了所有的顾客都是你的。然而在互联网下,规则将要重整,抢占你顾客的或许将不是隔壁的书店而是附近的电影院或者购物广场。怎么理解,如果一个上班族周末只有三个小时间的时间出去散心,这个上班族只能在书店、电影院、购物广场中间选择一个,这样跟你竞争顾客的对手已经不单单是隔壁的书店了,同样,这个道理也适应其他产业。

灰狼在他的影评中说,“人类因为语言而得到上帝的‘启示’,人类也因语言而成为人,整个20世纪哲学只论述了一件事,那就是语言的本体”。同时也恰恰因为语言,我们的思维受到了限制,这种限制来自于概念,来自于“想当然”。上个一百年,人类的科技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在这种进步中却迷失了人作为动物的灵性,迷失了自己,陷入了知识的格式化误区,以为自己是理性的逻辑实践者,却不知不觉成为了无法自拔的科学迷信家。

PC时代以男性理念设计的电脑在这的感性时代已经不再满足即时即用的移动化需求,移动智能产品的代表物手机从女性的感性思维出发更加注重简洁,极致,追求完美,短短几年一举击败pc。苹果手机的女性化逐年明显,老罗的锤子把情怀捧的至高无上,这一切都归因于女性思维的感性。

主旨

特注:以上的感性并不是女性情感上的感性,这里的感性是女性固有的思维模式和男性的差异,男性思维是二维平面,女性思维是三维空间。

而曼恩呢,在一个鸟不生蛋的星球上彻底绝望。他怀着拯救人类牺牲自己的信念来到外太空,但是在独自一人的孤独和死亡面前濒临崩溃,这是常人难以理解的一种疯狂。整个影片中,曼恩的台词是最精华的。他和布兰德教授,在某种意义上,是真正的英雄。他撒谎和杀人的动机与布兰德一样,都是为了实施PLAN B。如果库珀等知道冰冻星球无法生存,又不去执行PLAN B,“我们就全部得死”——这是指整个人类的灭绝。曼恩在死前说,“这不是关于我的生命,也不是库珀的,这关系到整个人类。”他并不是懦夫,而是经历过濒死状态后迸发出的关乎个人及整个族群的求生本能。马特达蒙戏份不多,但他的“人性”弱点、心理冲突,特别是自私和无私间的撕扯被展现得淋漓尽致。返回地球与家人团聚,还是去另一个存在渺茫希望的星球做上帝,你会如何选择呢?诺兰兄弟的剧本技巧在这里让人叹服。

因此数字时代到来,数字时代更加注重信息和内容的传递,效率和速度是质量的两个不二标尺,在一个产品极为丰富的数字时代人们无疑承受着更大的压力,由于工作压力和社会压力的膨胀人们承受了几倍工业时代的精神压力。因此在数字时代急需解决时间与人的矛盾。

片中有一句台词:“地球是我们的”,还有一句:“人类生在地球,但不意味着在这里灭亡”。然而恰恰相反,地球并不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是属于地球的,我们是属于自然的。人类永远认为地球是属于我们的,便永远无法找到地球的真相。

女性在消费中的主导地位会越来越明显。二十世纪以前女性是被压迫和束缚的对象,几千年来女性在历史中的作用可谓不大(除了传宗接代)。由于社会观念,国家制度的捆绑,女性的智力和工作能力没有机会发挥,世界上越贫穷的地方越是如此,女性的不公正待遇导致社会的进步只由男性控制。理性思维主导下的男权社会,他们将把扩大领土和对版图的征程作为几千年来人类进化的主旋律。

从布兰德老教授说出“They”这句台词起,《星际穿越》就开始进入了神学边界,进入了不可知的边界。“虫洞是他们放到那里的”——这一定让唯物无神论者抓狂。科幻与神学在这里交织。但片中的不可知并没有像康德的“自在之物”那样触及事物本质,只是反映了对未知的敬畏。

在这种情况下,各种提供物质产品的大工厂兴起,人类开始了两次著名的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解放了劳工的双手,使得机器替代人开始织布,人类解决了穿衣问题。这样仅仅过了三十年,后来发现除了穿人们的其他需求远远没有满足,于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接踵而至,汽车、轮船开始代替步行,人的双脚解放了出来。电的发现打破了昼夜的原始界限,延长了人们的工作时间,人类因此步入加速发展阶段。

诺兰通过电影技巧创造了一个封闭的环状空间。在这个空间中,人类自己拯救了自己,一切该发生的注定发生,历史并没有丝毫改变,颇有些因果宿命的味道。这个通过时空穿越建立的公式,在玄妙之余引出主题,并带有对轮回的隐喻。

本文作于2016年1月18日

然而,片尾库珀对TARS说,难道你不明白吗?并没有“They”的存在,“They”就是我们自己。TARS说别逗了,人类不可能有这种智慧,库珀说不是现在,而是将来的某一天。这便是影片的人本论。

PC时代,以信息为中心来组织人。互联网极大地提高了信息的传输效率,人们所需要的信息通过互联网能够及时得到获取和补充,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和难度极大简化。

人们通常所说的“人性”,是欲望的代名词,就像我们看到美食就想吃,看到美女就想入非非,悲欢离别,生老病死,亲情爱情友情…无一不是欲望,无一不是“人性”的弱点。通常来说,电影要想让观众动心,必须有感性和理性的纠结,这也是创作的一般规律。因为创作者是人不是仙。

在这个产品叠加的数字时代,面对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精力人们不再处在被动地位,工业化的垄断时代已经结束,无处不在的互联网使得每个人有了更大的发言权和选择权,消费者不再考虑产品的稀缺,消费者将拥有获得心仪产品的权利和退回不满意产品的权利。

布兰德放弃了地球上的人类,从头开始就只想执行B计划,他一直在撒谎,也许还包括那句“地球是我们的”。在他内心深处一定极其痛苦,放弃了女儿,抛弃了情感,背离了“人性”,只是为了让人类得以繁衍(这个其实也该放弃)。他是孤独的,“我不害怕死亡,我害怕的是时间”,“我们必须要远远地超越我们个体的生命范畴,不能以个体思维来思考问题,要以种群为前提”。曼恩博士也为他辩解:“人类的进化还没有超越这个简单的障碍,我们能为认识的人付出情感,甚至付出一切。但是这种付出很难超越过个人视野。不可原谅,他早就知道。他准备好了以毁灭自己的‘人性’”。很多人只能看到显性局部和目前,看不到隐性全体和长远。不得不说,A计划的成功是影片的理想化和一厢情愿。也许布兰德才是大爱真正的践行者。

消费者主权时代到来,企业不再生产自己满意的产品,企业将更加看重用户的需求,以用户为中心的理念将成为所有公司的口头禅。消费者不再喜欢实体店,因为互联网已经解决了有限的时间和“我”(消费者)无法分身的这对矛盾。

中国有个成语叫“不可思议”,佛学有句名词叫“相皆虚妄”,我们可以用“相”解决诸多实际问题,但对物质的过度追求却使我们丧失了精神的本真。在语言使用上,我们过度格式化,在日常生活中,过度格式化,在审美评价中,也过度格式化。我们的心不是开放的,而是僵硬的。我们在带着枷锁跳舞,而不是将裸露的身体袒露于冰面上。

二十世纪以后,女性以洪流般的迅猛之势崛起,然而女性却不理性。面对处处暗井的纷乱社会这股新进力量总以感性从容面对。由于女性力量的火山式爆发,社会的进步开始呈现指数型增速。同样由于女性的解放,社会生产力极大提高,女性在各行各业的优异表现直接威胁男性,而然最可怕的是女性的感性已经在改变着我们的世界。

诺兰的电影让我们的灵魂不再孤独。

人类经过了两次工业革命后产品不再匮乏,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开始注重精神需求的满足和信息传输效率的提升。

在这个时空穿越的故事中,我比较感兴趣的是时间和引力的关系。但这里我想抛开科幻,谈几句关于时空的本质,算是对本片的延伸。

从工业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从物到信息再到人。由冷冰冰的物件到看不见的信息,再到以体验和参与为中心的人这是一条人类进化的规律

很多人被片中的“爱”所感动,这是诺兰对“人性”的表现(我最感动的是经过23年库珀看信息那段)。小布兰德说:“爱不是人类发明的东西,它一直存在,而且很强大,是有意义的。也许意味着更多,更多我们还无法理解的,也许是某种证据,来自更高维度文明而且我们目前无法感知。爱是一种力量,能让我们超越时空的维度来感知它的存在。也许我们应该相信它,尽管我们还不能真正地理解它”。

**更多内容在微信公众号【漫雪封尘】更新**

这个探索的真相是什么呢?我的朋友灰狼已经在他的影评“为什么《星际穿越》是一部神学电影”中有过阐述,这个真相便是上帝,便是不可知论和人本论。

话语权的下移:

如果你丧失了灵性,便会在“证明出真理”的思维模式中陷入死循环。不可说,不可说,真相总是“不可思议”的。意念本身可以穿越时空,因为万物一体。至于神学,并没有什么玄妙,不存在一个“神”的上帝,上帝即是自然,即是人类,不是不可知,只不过很难抵达,特别是在如今我们在欲望中迷失,离它越来越远的时候。

工业时代,以物为中心来组织人。物在工厂和人之间起一个连接作用,用物的产出多少来衡量工厂生产力的大小。物的质量和价值没有固定的标准。

不要温顺的走进那个良夜

工农业时代,社会资源丰沛,人们的时间和注意力极为充足,然而缺少生存用品,缺少提高生活水平的物质产品。因此,工农业时代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满足人们的物质欲望。

布兰德老教授和曼恩博士是片中最有意思的两个人物。

移动互联网时代,以人为中心组织物和信息。由于信息量的庞大人们将要重新筛选需求的信息,这样最简单易懂的产品将会受到最大的欢迎。由于获取信息渠道的繁杂,最简洁的产品将会受到最长久的亲睐。

智者在临终的时候对黑暗妥协

一切都要重新定义

咆哮吧 咆哮 痛斥那光的退缩

消费者主权时代到来: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在网上购物,而不是实体店。是网购便利么,是网购质量有保障么,如果要列举原因可能会有几十种,每个人的需求不同,答案也可能不同,那么难道互联网下的网购就没有规律可循?不!一定有,只要把它放在历史的长河中。

德国科学家普朗克曾说,“作为一个毕生都奉献给科学及物质研究的人,我的结论是:世上根本没有物质这回事,所有的物质只有在一种力量的影响下才得以创造和存在。我们必须假定这力量背后存在一个意识和智能心智,这个心智就是所有物质的母体”。爱因斯坦也表达过类似观点:“空间、时间和物质,是人类认识的错觉”,“如果世界上有一个宗教不但不与科学相违,而且每一次的科学新发现都能够验证它的观点,这就是佛教”。科学的终极认识在这里归于灵性。

感性或许比理性更加重要:

是因为他们的语言已黯然失色

永利402,听说职场上很多人喜欢谈互联网思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喜欢这个东西,反正大学生很少谈,至少跟我接触的同学没有人喜欢跟我谈这个话题,我觉得学生也可以谈谈互联网思维。那么,今天我用哲学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对互联网思维的一些理解。

诺兰在《记忆碎片》后,就越来越成为一个平衡商业和艺术的高手。纯商业容易,纯艺术也不难,最难的就是做平衡商业与艺术的好剧本。台词要深入浅出,又要藏意图于其中,做到以一意带多义,并且兼顾全局。根据观众的程度不同,获得不同的理解,你可以看得很表面,又可以想得很深入。很多好导演都是如此,比如我们的姜文,看他们的电影都有种解密的快感。

时空的概念便是格式化的一部分,倘若没有时间空间的概念,你将如何感受这两者呢?恐怕孩童比成人更有发言权。我们在孩童的某时期,是可以感受到无限的空间和时间的。这两者对于我们来说什么也不是。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什么是距离,只是感受这个世界。而当人格慢慢形成后,便不再允许事情自然的发生,而要像自己想要的那样。我们“创造”了二维三维,甚至四维五维,在自己设定的概念下去探求世界的合理性,以为“只有证明才能出真理”,其实是一种本末倒置。

《星际穿越》是一部讲述“人性”的电影,更是一部探索真正人性的电影,后者的人性是几千年来人类所追求的真理,或者叫做宇宙人生的真相。

我们大可不必执着虫洞黑洞五维等的科学实在性。事实上,很多让我们兴奋的科幻故事的范式都是反自然的,比如穿越星际寻找新的地球等。时空本不存在,我们的概念使它们存在,使它们活了起来,束缚了我们的思想,束缚了我们的灵性。这也是为何科学的尽头总是神学的缘故。

时空

他们也不想被夜色迷惑

咆哮吧 咆哮 痛斥那光的退缩…

库珀说,“我们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我们是探险者开拓者而不是什么守护者。我们曾经仰望着浩瀚的星空,思考自身的存在,现在只能想想,怎么在沙尘暴(雾霾)中活下去”。

激情不能被消沉的暮色淹没

最后,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那首诗吧,这也是理解本片的一把钥匙:

其实,“They”和我们自己确实是一样东西。宇宙间万事万物,每个个体都是宇宙本身的体现,具有灵性的人类更是如此。当我们真正的人性被那些东西所束缚时,就是不可知论;当没有被束缚时,我们就变成了“They”,这个“They”又叫做上帝。

我们的人性被太多东西所束缚,欲望、情感、“爱”、金钱、空间和时间等等。我们迷茫了,以为这些东西就叫做“人性”。

她的表述没有错,可惜的是,库珀和小布兰德的父女情和爱情都不是真正的爱,这种错觉的爱只是一种执着,一种占有,一种不想失去。就是这种执着让人类止步于真理门外而不前,更别说用“爱”拯救世界了。真正能拯救世界和到达智慧的只有无私之爱。在宏大的主旨面前,影片陷入了世俗之情。

编辑:两性中心 本文来源:互联网思维,为情所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