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402 > 两性中心 > 正文

第五十五章,白百何素颜发福是不是应该用金美

时间:2019-11-28 16:45来源:两性中心
最后,两人倒在附近一家廉价小旅馆吱吱呀呀乱叫的床上,尽管空气里充斥着发霉和悬浮的灰尘的呛鼻味道,床框上还留有可疑的白色泛黑的斑斑污渍。当褪掉彩风的衣服,彩风那瘦弱

最后,两人倒在附近一家廉价小旅馆吱吱呀呀乱叫的床上,尽管空气里充斥着发霉和悬浮的灰尘的呛鼻味道,床框上还留有可疑的白色泛黑的斑斑污渍。 当褪掉彩风的衣服,彩风那瘦弱得像13岁少女般的身体,在滋滋作响的日光灯管下,惨白地呈现在他充血的眼睛里,老余诧异地酒几乎醒了一半。

第五十四章

白百何素颜发福是不是应该用金美婷减肥瘦身了呢

惊讶片刻之后,他不由地打了几个酒嗝,酒气一下子弥漫进他的鼻腔,彩风及时向他投来了楚楚可怜又充满羞涩的目光、送上撩人的热吻和缠绵,他心头猛然蓬勃着一种强大而又卓越的感觉。那具单薄赢弱的躯体尽然在转瞬间开始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

第五十五章    雌雄同体

近期白百何出现在北京机场,身穿白色T恤,在外面还套了一件外套,左边肩膀衣服都掉下去了。可是白百何还是一直在低头玩手机。因为“出轨门”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她。看上去身材比之间稍微有点胖,尤其是上半身肩宽体胖,没有化妆的她,在看到镜头的时候很淡定,然后又低头玩手机。

他带着摧毁式的爆发力进入“战斗”。却发现,这位拥有13岁少女般身材的女人,有着丰富多姿的经验。这使他吞下肚的酒精又开始以加速度的方式在体内、头脑里剧烈地翻腾起来。他蜷曲在内心深处的动物般的野性开始了一场毫无顾忌、以丰富多彩的方式加以充分的演绎和诠释。

――01

图片 1

在呻吟与大汗淋漓中,战斗宣告结束。

图片 2

白百何素颜发福,前一段时间白百何出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顿时清纯可爱的人设崩塌,白百何也因这件事被推上风口浪尖上,近期很少现身的白百何出现机场,网友在被捕捉到的画面里发现白百合竟然胖了一圈。看样子出轨门后白百合形象大跌,近来频繁出现的身影都是穿拖鞋发福等模样。

当文明似薄被又覆盖回了他疲惫的身体,枕边的喃喃呢语已然演变成了催眠曲。

猫又苍雪

白百何素颜发福,低调现身肥胖身材格外抢镜,自从经历“出轨门”事件后,白百何经常被拍到发福不修边幅邋遢的样子,这次的机场照也是一样的,而令人惊讶的是,素颜的白百何竟平凡成这个样子,身边的路人看起来都像是不认识白百何一样,自顾自的走路。

清晨的阳光,透过小旅馆深色厚重的窗帘夹缝,如利剑般锋利的投射进余志谦惺忪的睡眼里。睁开双眼的一刹那,他恐慌了一下。他立刻确定了自己的方位,他低头审视着枕边陌生女人酣睡的模样,他赫然发现,自己原来不是安蕾身旁一件庸俗的陪衬物。他是强壮的、他的出轨更是富含深意的,是这个缤纷复杂社会的另一种真实。就像花朵一样,娇艳美丽,但都有一个粗壮丑陋的根部。

另一个海凛亦已经无法外出。

图片 3

自有记忆开始,余志谦就很谦卑、很名如其人地做人做事。在公司里,基本上所有棘手的工作,领导都会分配给他,但每到加薪晋级时,领导们似乎总记不起公司还有个叫余志谦的人。他一直默默地忍受着,人前保持着始终如一的与世无争、无所谓的模样;回到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捧着一本《小窗幽记》让自己更透彻地领悟“出世入世”的境界,更深刻地鄙夷那些凡夫俗子,并告慰自己心中的忿忿不平与长期的积郁。

他本是灵魂的一半阴灵,原本在灵魂之中就属于黑暗面,此时更是受影响。

照片中的白百何现身首都机场,在经历了“出轨门”事件后白百何就低调了很多,照片中的她明显胖了很多,穿着白色T恤带着帽子一副普通少女的装扮,时不时的低头玩手机,令人惊讶的是白百何似乎在出轨门事件后胖了一圈,胸部高耸上身看起来非常的壮实,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分外的耀眼,难道并没有离婚?

这回,他来了一次彻底的颠覆。他的自尊心因为出轨和发泄而得到了极大程度的满足与成长。当他挽着彩风麻杆样的手臂,一起走在浦东大风凛冽,尘土飞扬的街道上,没人会注意他们,因为他们看上去太普通,太“般配”。

他周身两米外层层黑雾盘旋环绕,似乎在找机会蹿上他的躯体,只是有位白裙少女坐在床边,戴着一顶鸭舌帽,琥珀色瞳孔美的浑然天成,一手捏着桂花糕,一手抓着冰激凌左一口又一口吃个不停,偶尔看见有一丝黑雾不怀好意飘过来就伸手一弹一道蓝光。

图片 4

志谦的心灵深处却因为经历了这种新的占有而产生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充实。他蔑视自古至今,对肉与灵背道而驰的批判。相反的,他却觉得情欲的满足让自己的灵魂饱满而膨胀。

那黑雾立刻缩了回去。

似乎的出轨门后白百何看通了什么,素颜简单T就敢直接出门,就算素颜被拍到也是非常的淡定,令人惊讶的是妆前妆后的差距竟然是那么大,路人都没有发现。这倒也是,任谁也不会将眼前这个身材壮实,有些胖穿衣没有品味的女人和当初光芒万丈俏皮优雅的白百何联合在一起,看来那件事的影响还真的是蛮大的。

当他的目光仰视着浦东如洗蓝天下一栋栋伟岸、拔地而起的高层建筑,看着别人一家三口幸福说笑着走在路上,他心里会陡然产生一种不真实和恍惚的错觉,这使他觉得脚下的土地有点过分的柔软。但,当他低头瞥见彩风脉脉含情又充满崇拜的目光,他又立刻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满足。

“你很危险啊,”少女苍雪的裙子后面忽然俏起毛茸茸的尾巴,鸭舌帽也掉落下来,一对可爱猫耳朵一动一动地听着周围的声音,“最近天黑的越来越早了,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干扰。”

图片 5

紧接着是跟彩风几个月的小别,因为他不得不回S国。

“樱……”床上的凛亦喃喃自语道。

白百何和陈羽凡一直是模范夫妻,但是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白百何竟然出轨了。在这件事情曝光出来只是,一直没有来表态过。但是陈羽凡却说自己二人已经离婚了,企图为白百何洗白。但是究竟有没有离婚相信只有这两个人知道。

离开了彩风,良心又纠结着要他忘记那次因为“酒醉”的出轨而引发的艳遇。他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人的角色,或者说重拾了自己前世的生活。他学会了扮演一个看上去忠实不二的丈夫,并及时把打算送给彩风的香水献给了自己的夫人——美丽的安蕾女士。

“我知道你担心她,但是没事的,凛亦一号在呢,”苍雪摇身一变一只白猫趴到床上凝视着凛亦,小爪子拍走一些黑雾,“我想知道什么能救你?”

图片 6

但是,在一年以后当命运最终把他搁置在上海分公司科技研发部经理的位置上,他不得不再次告别心爱的妻子——安蕾女士,只身来到上海浦东。当他把自己妥善地安顿在离公司20分钟路程的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里的一张QUEEN SIZE 的床上。孤枕的夜晚,让他重新思念起那具少女般的身体和灵魂再次丰满起来的感觉。

――02

这次白百何素颜出镜,但是被拍到后却显得非常的淡定,明星妆前妆后的差距难道都是那么的大吗?

这种思念点燃了一种更痴迷的眷恋。这种依恋就像鸟儿依偎着树林,鱼儿留恋着水塘。他发现自己完全离不开这个温柔乡了......

花彦一行人回学校路途一点也不顺利。

虽然白百何继出轨门后就一直低调行事,但是低调归低调,现在发福的她不仅丑哭路人,穿着还如此邋遢不修边幅也该用金美婷特殊膳食调理下了呗,毕竟减肥是女人永恒的话题。

终于,没多久,他就把彩风像贵宾似地接到了他的寓所。原本他跟同事王鹏一人一间房,他只简单地跟王鹏打了个招呼,就在王鹏诧异的目光和惊讶地张大了的嘴巴下,让许彩风以女主人的姿态高调入住了,彻底来了个“花拥鸳房”。

沿途一片死寂,横尸遍野,血流成河,夕阳映照着遍地血光,空气里除了腥臭的气息之外,还有悲伤的气息。

在忘我的疯颠与欢畅淋漓之后,尽管老余很小心地做足了防御措施。这一天,彩风终于扬起了泛黄的灿烂笑脸,兴奋地宣判了他的“死刑”——她“怀孕了”!

尸体残缺不全,像是被什么东西啃食过的样子。

“淼寒?!”花彦脑子里蹦过第一个他最担心的人,“不知道阿夜他们怎么样了?”

巨大的阴影忽然充斥在整个学校上空,淡淡水雾笼罩着黑暗,一瞬间忽然变得透明,无数哀怨的影子膨胀。

地上的死尸,忽然手指动了动,身体僵硬以一个诡异扭曲的姿态,从脚下一点一点笔直地站起来,似乎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一时之间黑压压的死尸都站起来了!

眼眸血红,黯淡无光,拖着被咬坏的身体往齐刷刷往礼堂方向走去。

“看来傲因在那里!”颜绎斩钉截铁地断定,“走!”

――03

图片 7

平德子

攸夜并不认识这个少年,不过看到他抱着樱的样子,倒是依稀想起来了那个神秘出现的少年。

“你大可以一剑杀了我,”平德子嫣然一笑,“虽说会有点可惜,可是大不了我再寻一副躯体,但是――”她美眸忽然浮现阴险的目光,“这个姑娘她会死的。”

傲因中的小因看着凛亦出神,“你是我欣赏的男子模样。”她忽然纵身变大,瞬间变成了妙龄少女,“和我合二为一吧,千百万年都不曾老去死去。”

凛亦把少女樱安置在结界内,头也不回拒绝,“我有喜欢的人。”

“就是她?!”小因狠狠盯着樱,片刻半边脸变成了小傲的模样,声音也开始男女重叠,阴阳不分,“那我就吃掉她,然后再吃掉你,让你们在我肚子里团聚!你不接受女子的我,就要接受男人的我。”

话音刚落小因就变成了小傲,手掌之中长出两把利刃,直扑一旁昏睡的樱!

“那你不妨一试!“只见凛亦的话说到”妨“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傲因跟前,直接横在她面前,等说到”试”,利刃直指傲因的喉咙!

却见那傲因鬼魅地一笑,径直冲凛亦靠近,即使被利刃穿膛破肚,依然缓缓向前,靠近凛亦在他耳边耳语,“如果能够得到你,其他的都能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这一刹那,凛亦顿时意识到傲因的致命点不在心脏!

一面后退一面保护樱和傲因杀的难解难分。

“德子大人,”脚边的人狂热急切地呼唤德子的名字,手似乎和要穿过建立好的结界拽住平德子的裙角,“让我看你一眼吧,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我也愿意!”

“还有我!”

……

扑过去的人群淹没了攸夜痛楚的目光,只见德子凝望一眼攸夜,伸手一挥结界就破碎了,她附身垂眸,捏住面前一个男孩子的脸蛋嫣然一笑,瞬间枯木逢春,所有冬日花朵都开放了,一瞬间春回大地。

“什么代价都愿意?!”

“愿意。”那男孩子回答的斩钉截铁。

“我要你的心……”平德子吐气如兰,美眸凝视着那男孩子,看似深情,实则是无尽的残忍,纤纤素手拂过男孩子的胸口,缓缓滑落,“那我就收下了。”

“淼寒!”上前阻拦的攸夜意识到不好,扑上去已经为时已晚,那洁白小手瞬间贯穿了男孩子的心口,鲜血如注,脸上前一秒还带着满足微笑的男孩子瞬间被开膛破肚,一颗心被掏了出来。

淼寒满身满脸都是鲜血,看起来分外骇人。

——04

“已经开始发生混乱了,”千秋在冥界坐立不安,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具体的事,但是一旦发生什么事,最先受到影响的就是地狱的幽魂。

浅荫不慌不忙地整理自己的婚服,过不了几日就是她和冥王离城的婚礼,“别太担心,区区一个傲因,还不会难倒这些人。”况且,少女抬眸,“已经派人去了,小离说了不让你出去,我在这里看着你。”

“……”

——05

图片 8

好不容易突破层层人肉死尸重围的花彦,小悦,宇轩,和抚子也都精疲力尽如同地狱里走回来一样,冲进礼堂里面就看到了诧异的一幕!

那少女全身是血,手里抓着一颗心脏,眸子仿佛蒙上了一层灰翳,活人不曾出现那样的眼神!

攸夜就在几步之遥,举着利刃下不去手,全身颤抖。

而当目光落到凛亦身上的时候,花彦心中浮现莫名的熟悉感,但是自己并不认识他。

“想要杀了我嘛?”平德子一步一步靠近攸夜,那似曾相识的面容,那熟悉的笑颜,她伸手抚上少年紧绷的脸颊,如同温柔的耳语,“放松下来,别紧张,来拥抱我,很快就结束了。”

眼看平德子的双唇离攸夜越来越近之时,攸夜忽然笑了,“她还活着。”

他目光似乎穿过层层皮肉看到内里的灵魂。

平德子呆愣了一下。

就是这个片刻,在她脑后忽然出现了一双手,对着她的天灵盖,狠狠就是一掌!


PS:《暗夜夜瞳》周二,四,六更新。

编辑:两性中心 本文来源:第五十五章,白百何素颜发福是不是应该用金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