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402 > 养生保健 > 正文

方丈救母,佛门孝亲故事

时间:2019-08-14 20:20来源:养生保健
圣僧度母亲往生的真实故事 方丈救母 听昌义法师讲一个真实的神奇故事: 解放前,有一个师父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逝了。那时候他三,四岁,由母亲带,过去的妇女干活不行,没力量

圣僧度母亲往生的真实故事

方丈救母

图片 1

听昌义法师讲一个真实的神奇故事:

解放前,有一个师父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逝了。那时候他三,四岁,由母亲带,过去的妇女干活不行,没力量,没办法就带着孩子去讨饭.后来住到一个农村,邻居是杀猪的,这个孩子每天在那里看,他一看过了回去就学,看杀猪怎么个杀法,有一天,他就弄了一块泥巴,作了一个小猪,拿了一根小木棒当作刀,放在板凳上,去杀这个猪的头。他母亲一看,“哎呀,你这是跟谁学得,”他说:“我看邻居家每天这么干,就学。我长大了也去杀猪,”他母亲一听,这可不得了了!一个家庭里的儿女,成器不成器,上不上正道,与父母有直接关系。这是一个好母亲,见孩子干这种事情,马上就学会了,才三,四岁,心里想,假如我们这次要是与土匪作了邻居,看到土匪去抢人,他长大了也会学.这杀生害命不是一件好事.干脆搬家吧!搬到什么地方能使孩子学好呢?一想干脆搬到寺院附近去住吧,寺庙是修善的又有好师父,他见到师父修善肯定要学,学修善将来就有出息了。

   方丈逼迫行乞老母,念佛一声换一粒米。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神通广大的神奇的出家人呢?他是一个从小就与众不同的出家人!

这样她就把孩子带到了一个寺庙旁住下了。这个寺庙里师父只有三两个,庙也不太大,每天早晚上殿,这个小孩习惯了也天天跟着学,每天也学打坐。后来就帮忙烧香,换供水,打扫殿堂,很是勤快,一干就是二,三年。这其间念经也学了不少东西,打坐也像回事。母亲见孩子从善很是高兴。有一天,这个小孩跟师父说:“师父我想跟您老人家出家,在这里当个小和尚来伺候您,您看行不行?”老和尚一听,很高兴,说“行,但你得跟你母亲说一下,你母亲如果同意了,我没意见,愿意收你。”小孩说“行,我和母亲说。”这小孩跟他母亲一提这个要求,就有得了,母亲哭着说“你父亲去逝又早,就你这一个孩子,你要是出家了,谁继承我们这家门,再说了,我这养老的事情怎么办,不能出,无论如何我是不同意。”他一听这完了,不愿意让出家。老和尚知道了这事说“这样吧,你母亲不愿意让你出家,你就当个居士修行也成”小孩说“不行,我一定要当个师父修行。”结果这小孩子跑到伙房里拿一把菜刀站到母亲面前说:“你要答应我在这里出家就不死,你要不答应,我就一刀把自己砍死。”他母亲一看心想:这孩子不过是吓唬我罢了,他才几岁,“那不行,你就是死了我也不答应你。”这个小孩真厉害,一刀就砍到自己头顶上去了,血冒得到处都是。母亲慌了,急忙去找师父:“师父您赶快救命,说那个吧,您把他救好了就让他出家给您做个小徒弟吧。”老师父很慈悲,上前把刀取下来,抓了把香灰往头上一按就不冒血了。就这样,小孩出家了。他的母亲就不能在这里住了,自己去讨饭去了。

   解放前,有一个师父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那时候他三四岁,由母亲带,过去妇女干活不行,没有力量,没有办法就带着孩子去讨饭。后来住到一个农村,邻居是杀猪的,这个孩子每天在那里看,他看过了回去就学,看杀猪怎么个杀法,有一天他弄了一块泥巴,做成一个小猪,拿了一根小木棒当作刀,放在板凳上去杀这个猪的头。母亲一看:“哎呀!你这是跟谁学的?”他说:“我看邻居家每天这么干,就学会了。我长大了,也去杀猪!”母亲一听,这可不得了了!一个家庭里的儿女,成器不成器、上不上正道,与父母有直接关系。这是一个负责的好母亲,见孩子干这种事情,马上就学会了,才三四岁,心想:假如我们这次要是与土匪作邻居,看到土匪去抢人他长大了也会学。这杀生害命不是一件好事,干脆搬家!搬到什么地方能使孩子学好?一想,干脆搬到寺院附近去住,寺庙是修善的,又有好师父,他见到师父修善肯定要学,学修善将来就有出息了。这样,她就把孩子带到一个寺庙旁住下。

让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传奇圣僧,并且他是用怎样与众不同的、不同凡响的方法救度自己的母亲的吧?同修们一定要看哦!

从此,这个小和尚跟老和尚在庙里修行确实勇猛精进。有时候,因为小庙里生活不太富裕,给人家念念佛,做做法事,搞一些生活门路。也可以很好地弘扬佛法。有一次做法事,把法器丢在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师父回来才想起来:“哎呀,明天还有一堂佛事,这法器取不回明天如何去做。”着急了,一个师叔,一个师兄两个人在那里商量。小和尚在一边听了就跟师父说:“师父您不是取法器吗,我有办法,决定不耽误明天做法事,但是,有一件事情您得答应我。”他师叔一听,小孩子顽皮啊,“你有什么办法跟我说说,有什么事情我答应你”小和尚说“你看我现在连个长衫也没有,上殿拜佛,好像对佛也不恭敬。我没有别的要求,只给我做个大褂就行了”他的师父就说了“你能把法器取回来,我就答应你”小和尚说“师父空口无凭”后来老和尚取了一定银子交给了他师叔“你给做保管,他能取回来,就拿这个钱给他做个大褂”小和尚很欢喜,跑到了佛堂里,点了蜡,上了香,搬了一个蒲团,一个人把门一关就打坐了。就这么一打坐,一枝香才着了一半,几种法器自动就回来了。师父一看徒弟这不是一般的人了,已经是超凡入圣了。就恭恭敬敬地把这个住持的位子让给他。因为他这是开了大智慧了,有神通,别看人小,他担当得起。这一当住持,经常开坛讲经,招来了十方信众,小庙很快就发扬光大,里边的师父,居士就住得很多了。

   这个寺庙里师父只有三两个,庙也不大,每天早晚上殿。这个小孩习惯了,也天天跟着学,每天也学打坐,后来就帮忙烧香、换供水、打扫殿堂,很是勤快,一干就是二三年。这期间跟着师父们念经,也学了不少东西,打坐也像回事。母亲见孩子从善,很是高兴。有一天,这个小孩跟师父说:“师父,我想跟您老人家出家,在这里当个小和尚来伺候您,您看行不行?”老和尚一听很高兴,说:“行,但你得跟你母亲说一下,你母亲如果同意了,我没意见,愿意收你。”小孩说:“行,我和母亲说。”这小孩跟他母亲一提这个要求,母亲哭着说:“你父亲去世早,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要是出家了,谁继承我们这家门,再说我这养老的事情怎么办,不能出家,无论如何我不同意。”他一听这完了,母亲不愿意让出家。

解放前,有一个师父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逝了。那时候他三,四岁,由母亲带,过去的妇女干活不行,没力量,没办法就带着孩子去讨饭.后来住到一个农村,邻居是杀猪的,这个孩子每天在那里看,他一看过了回去就学,看杀猪怎么个杀法,有一天,他就弄了一块泥巴,作了一个小猪,拿了一根小木棒当作刀,放在板凳上,去杀这个猪的头。他母亲一看,“哎呀,你这是跟谁学得,”他说:“我看邻居家每天这么干,就学。我长大了也去杀猪,”他母亲一听,这可不得了了!

几年后,他母亲年纪大了,讨饭自己也走不了路了。在很远的地方她就知道儿子现在当了庙里的方丈。这个庙也很有钱,自己想,这么多人居住,也不缺我一口吃的,回去找儿子吧,他是慈悲的。老太太这就回来了,一看这庙和以前不一样了,庙也大了,庙门开着,却有师父把门,想进去,这个师父就问,老施主您从哪来?做什么事?老太太说“找我儿子,他在里面当方丈,”并叫他儿子的乳名。这把门的小师父也不知方丈过去的小名叫什么,和老太太说“您稍等,我去请示一下方丈”小师父给方丈一顶礼,把经过一说,方丈一听赶紧叫了进来。老太太一进就叫他的乳名说“儿子,你现在很好了,可你的母亲现在没饭吃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讨饭连道也走不了。我来这里没别的要求,你每天能给我口饭吃,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方丈一听就说了“我是你儿子,你是我母亲,这是实实在在的。你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是庙,是寺院,是十方大众修行的道场。我现在吃的饭不是我自己的,我也不种地,也不做买卖,这个饭是大众的供养。这供养我能吃,为什么我能吃?我每天念经念佛,给一切众生消灾,祈福,为弘扬佛法来普度众生,做这些工作才可以吃众生的这碗饭。你说你在这里吃住,又不会念佛,又不会弘扬佛法,又不会念经给人家消灾。我可不敢留你,这可是错因果的事。”老太太一听,这儿子太绝情了,太不像话了,这庙这么大住了几百号人,哪天的剩饭我也吃不了,怎么说这话,莫名其秒。生气地说“不管怎么样,我生你一场,也抚养到你好几岁,在以前讨饭的时候,你走不动路我背着你抱着你,好饭尽你吃。你现在行了,当了方丈了,我现在讨饭不行了,跟你要一口饭吃你都不愿意”老太太骂了一阵,生了一阵气。

   老和尚知道了这事,说:“这样吧,你母亲不愿意让你出家,你就当个居士修行也成。”小孩说:“不行,我一定要当个师父修行。”结果这小孩子跑到伙房里,拿一把菜刀站到母亲面前,说:“你要答应我在这里出家就不死,你要不答应我就一刀把自己砍死。”他母亲一看心想,这孩子不过是吓唬我罢了,他才几岁:“那不行,你就是死了,我也不答应你。”这个小孩真厉害,一刀就砍到自己头顶上去了,血冒得到处都是。母亲慌了,急忙去找师父:“师父您赶快救命,说您把他救好,就让他出家给您做个小徒弟。”老师父很慈悲,上前把刀取下,抓把香灰往头上一按就不冒血了,就这样小孩出家了。他母亲就不能在这里住,自己讨饭去了。

一个家庭里的儿女,成器不成器,上不上正道,与父母有直接关系。这是一个好母亲,见孩子干这种事情,马上就学会了,才三,四岁,心里想,假如我们这次要是与土匪作了邻居,看到土匪去抢人,他长大了也会学。这杀生害命不是一件好事.干脆搬家吧!搬到什么地方能使孩子学好呢?一想干脆搬到寺院附近去住吧,寺庙是修善的又有好师父,他见到师父修善肯定要学,学修善将来就有出息了。

方丈如如不动,还是如此“母亲,你不知道,儿子是不孝,怕你造业。实在没办法,你这一生穷,是你前生没有修福,所以你讨了一生的饭。这个因果关系是丝毫不差,希望母亲能谅解”母亲一看儿子一直是这样说。她对这里的因果关系不是十分明了。世界的老百姓,只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不懂得这细节上的道理,哪里有儿子不给母亲吃饭的。后来母亲又跟儿子慢慢商量说“那你说怎么办,我走不动路,总不能让我冻死,饿死,累死吧!你总得给我想个办法呀”!她这么一说,儿子就开话了“办法不是没有,但就有那么一线小路,我怕你不同意,如果你同意了,就能办成,不同意就不行”母亲说“你说吧,只要能给我口饭吃,叫我怎么办,能办得到我就办”儿子说“决定能办到,就看你办不办,你每天坚持念阿弥陀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净土,这就行了。你念一句阿弥陀佛,我给你一粒米,你一天只念了这一句,行了,你就吃这一粒米。你念一万句给你一万粒,你说同意不?”他妈一听叫念佛,这行,念一句给一粒,念一天说不定就够吃,就答应了。

   从此,这个小和尚跟老和尚在庙里修行,确实勇猛精进。有时候因为小庙里生活不太富裕,给人家念念佛、做做法事,搞一些生活门路,也可以很好地弘扬佛法。有一次做法事,把法器丢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师父回来才想起来:“哎呀,明天还有一堂佛事,这法器取不回,明天如何去做?”一个师叔,一个师兄,两个人在那里商量。小和尚在一边听了,跟师父说:“师父您不是要取法器吗,我有办法,决定不耽误明天做法事,但是有一件事情您得答应我。”他师叔一听,小孩子顽皮啊:“你有什么办法,跟我说说,有什么事情我答应你。”小和尚说:“你看我现在连个长衫也没有,上殿拜佛,好像对佛也不恭敬。我没有别的要求,只给我做个大褂就行了。”他的师父就说:“你能把法器取回来,我就答应你。”小和尚说:“师父,空口无凭。”后来老和尚取了一锭银子交给他师叔:“你给做保管,他能取回来,就拿这个钱给他做大褂。”

这样她就把孩子带到了一个寺庙旁住下了。这个寺庙里师父只有三两个,庙也不太大,每天早晚上殿,这个小孩习惯了也天天跟着学,每天也学打坐。后来就帮忙烧香,换供水,打扫殿堂,很是勤快,一干就是二,三年。这其间念经也学了不少东西,打坐也像回事。母亲见孩子从善很是高兴。

结果方丈派了一个小和尚在那发米,监督她。念一句给一粒,刚开始不习惯,因为她没有这个信心,累得不得了,没过几天,瘦得皮包骨头。几天一过,风声传遍了寺院,老少的师父,居士都骂大和尚:这个方丈太不像话了,一点点人情味也没有,怎么能这样对你母亲,你这是害她,是让她死的快一些,这样不等她解脱就死了。监督老太太念佛的小和尚也觉得大和尚不像话,一点善心,慈悲心也没有。心想,这我不能不管,我得照顾老太太。偷偷抓了一把米,放在了老太太的碗里,这刚刚放下去,好了,那边大和尚派了侍者来叫这个小和尚。“你刚才做了什么”“师父我什么也没做”“你有没有抓一把米放在老太太的碗里”他一看瞒不住了,老实交待“是,我看老太太太可怜了,就抓了一把米偷偷放到碗里,希望大和尚慈悲”“好,我是人慈悲,那个吧,你现在就离开这个寺院”小和尚被迁单了“你不守我的清规,我指定你的工作你不去完成,结果来个假慈悲,坏了我的道法。”这么把小和尚一迁单,全寺的人就公开的骂大和尚。大和尚也知道,但他是悟道的人啊!他又派了一个小和尚去监督他的母亲。

   小和尚很欢喜,跑到了佛堂里,点了蜡,上了香,搬了一个蒲团,一个人把门一关就打坐了。就这么一打坐,一枝香才着了一半,几种法器自动就回来了。师父一看,徒弟这不是一般的人了,已经是超凡入圣了,就恭恭敬敬地把这个住持的位子让给他,因为他这是开了大智慧,有神通,别看人小,他担当得起。这一当住持,经常开坛讲经,招来十方信众,小庙很快就发扬光大,师父居士就住得很多了。

有一天,这个小孩跟师父说:“师父我想跟您老人家出家,在这里当个小和尚来伺候您,您看行不行?”老和尚一听,很高兴,说“行,但你得跟你母亲说一下,你母亲如果同意了,我没意见,愿意收你。”小孩说“行,我和母亲说。”这小孩跟他母亲一提这个要求,就有得了,母亲哭着说“你父亲去逝又早,就你这一个孩子,你要是出家了,谁继承我们这家门,再说了,我这养老的事情怎么办,不能出,无论如何我是不同意。”他一听这完了,不愿意让出家。

每天就这么念,时间长了,也顺了,这一年就是三年,有一天,老太太和监督她的小和尚说“小师父,你去叫大和尚来,我有话要和他说”这时她也不叫儿子小名了。小师父一看老太太今天精神饱满,和往常不一样,跑到大和尚那一顶礼“师父,老太太有话和您说”大和尚一听,就过去了,老太太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感谢大和尚度了我,感谢法师慈悲,彻底地度了我,我今天是跟大和尚辞行了,阿弥陀佛已经通知我,今天就走,去西方”大和尚面带笑容说“我知道了”这么一说一答,小和尚还在床边发愣,老太太把腿一盘,掌一合,念了两声阿弥陀佛,就走了。老太太一走,全寺的人就传开了,好多的人跑到大和尚这里来求忏悔。“我们这几年一直在骂您,说您不是个方丈,不是个人。这一下我们才真正的了解到,我们的方丈是大慈悲,不是一般的小慈悲,是真正的慈悲”方丈微微一笑“难怪呀,只要你们以后能如发的修行,就行了,我怎么能会计较你们呢,只要你们能认真地修行,在这一生定能解脱”在解放前,这个和尚不知去向,不知道哪里去了。

   几年以后,母亲年纪大了,讨饭也走不了路了。在很远的地方,她就知道儿子现在当了庙里的方丈,这个庙也很有钱,自己想,这么多人居住,也不缺我一口吃的,回去找儿子吧,他是慈悲的。老太太这就回来了,一看这庙和以前不一样,庙也大了,庙门开着,却有师父把门,想进去,这个师父就问,“老施主您从哪里来?做什么事?”老太太说:“找我儿子,他就在里面当方丈。”并叫他儿子的乳名,这把门的小师父也不知方丈过去的小名叫什么,和老太太说:“您稍等,我去请示一下方丈。”小师父给方丈一顶礼,把经过一说,方丈一听赶紧叫了进来。老太太一进门就叫他的乳名:“儿子,你现在很好了,可你的母亲现在没饭吃,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讨饭连路也走不了。我来这里也没别的要求,你每天能给我一口饭吃,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

老和尚知道了这事说“这样吧,你母亲不愿意让你出家,你就当个居士修行也成”小孩说“不行,我一定要当个师父修行。”结果这小孩子跑到伙房里拿一把菜刀站到母亲面前说:“你要答应我在这里出家就不死,你要不答应,我就一刀把自己砍死。”他母亲一看心想:这孩子不过是吓唬我罢了,他才几岁,“那不行,你就是死了我也不答应你。”这个小孩真厉害,一刀就砍到自己头顶上去了,血冒得到处都是。母亲慌了,急忙去找师父:“师父您赶快救命,说那个吧,您把他救好了就让他出家给您做个小徒弟吧。”老师父很慈悲,上前把刀取下来,抓了把香灰往头上一按就不冒血了。就这样,小孩出家了。他的母亲就不能在这里住了,自己去讨饭去了。

这个公案一直流传到现在。这就告诫我们学佛人,要以真正的慈悲心来弘扬佛法,来对待佛法,依照佛法去修行!

   方丈一听就说:“我是你的儿子,你是我的母亲,这是实实在在的。你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是寺院,是十方大众修行的道场。我现在吃的饭不是我自己的,我也不种地也不做买卖,这饭是大众的供养。这供养我能吃,为什么我能吃?我每天念经念佛给一切众生消灾祈福,为弘扬佛法来普度众生,做这些工作才可以吃众生这碗饭。你说你在这里吃住,不会念佛,不会弘扬佛法,又不会念经给人家消灾。我可不敢留你,这可是错因果的事!”

从此,这个小和尚跟老和尚在庙里修行确实勇猛精进。有时候,因为小庙里生活不太富裕,给人家念念佛,做做法事,搞一些生活门路。也可以很好地弘扬佛法。

   老太太一听这儿子太绝情了,太不像话,这庙这么大住几百号人,哪天的剩饭我也吃不了,怎么说这种话,莫名其秒,生气地说:“不管怎么样,我生你一场,也扶养到你好几岁,在以前讨饭的时候,你走不动路我背着你抱着你,好饭尽让你吃。你现在出息了,当了方丈,我现在讨饭不行了,跟你要一口饭吃你都不愿意!”老太太骂一阵,生一阵气。方丈如如不动,还是如此:“母亲,你不知道,儿子不是不孝,而是怕你造业。实在没有办法,你这一生贫穷,是你前生没有修福,所以讨了一生的饭。这个因果丝毫不差,希望母亲谅解。”母亲一看儿子一直是这样说,她对因果关系不是十分明了。世间老百姓只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不懂这细节上的道理,哪里有儿子不给母亲吃饭的事情。

有一次做法事,把法器丢在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师父回来才想起来:“哎呀,明天还有一堂佛事,这法器取不回明天如何去做。”着急了,一个师叔,一个师兄两个人在那里商量。小和尚在一边听了就跟师父说:“师父您不是取法器吗,我有办法,决定不耽误明天做法事,但是,有一件事情您得答应我。”他师叔一听,小孩子顽皮啊,“你有什么办法跟我说说,有什么事情我答应你”小和尚说“你看我现在连个长衫也没有,上殿拜佛,好像对佛也不恭敬。我没有别的要求,只给我做个大褂就行了”他的师父就说了“你能把法器取回来,我就答应你”小和尚说“师父空口无凭”后来老和尚取了一锭银子交给了他师叔“你给做保管,他能取回来,就拿这个钱给他做个大褂”小和尚很欢喜,跑到了佛堂里,点了蜡,上了香,搬了一个蒲团,一个人把门一关就打坐了。就这么一打坐,一枝香才着了一半,几种法器自动就回来了。师父一看徒弟这不是一般的人了,已经是超凡入圣了。就恭恭敬敬地把这个住持的位子让给他。因为他这是开了大智慧了,有神通,别看人小,他担当得起。这一当住持,经常开坛讲经,招来了十方信众,小庙很快就发扬光大,里边的师父,居士就住得很多了。

   后来母亲又跟儿子慢慢商量:“那你说怎么办,我都走不动路,总不能让我冻死、饿死、累死吧!你总得给我想个办法呀!”母亲这么一说,儿子就开话了:“办法不是没有,但是只有那么一线小路,我怕你不同意,如果你同意了,就能办成,不同意就不行。”母亲就说:“你说,只要能给一口饭吃,只要我能办到,叫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儿子就说:“你决定能办到,就看你办不办,你每天坚持念阿弥陀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净土,这就行了。你念一句阿弥陀佛,我给你一粒米,你一天只念这一句,就吃这一粒米。你念一万句给你一万粒,你同意不?”他母亲一听叫念佛,这行,念一句给一粒,念一天说不定够吃,就答应了。

几年后,他母亲年纪大了,讨饭自己也走不了路了。在很远的地方她就知道儿子现在当了庙里的方丈。这个庙也很有钱,自己想,这么多人居住,也不缺我一口吃的,回去找儿子吧,他是慈悲的。老太太这就回来了,一看这庙和以前不一样了,庙也大了,庙门开着,却有师父把门,想进去,这个师父就问,老施主您从哪来?做什么事?老太太说“找我儿子,他在里面当方丈,”并叫他儿子的乳名。

   结果方丈派一个小和尚在那发米,监督母亲。母亲念一句给一粒,刚开始不习惯,因为没有这个信心,累得不行,没过几天,瘦得皮包骨头。几天一过,风声传遍寺院,老少的师父、居士都骂大和尚:这个方丈太不像话,一点人情味也没有,怎么能这样对母亲,这是害她!是让她死得快一些!这样不等她解脱就死了!监督老太太念佛的小和尚也觉得大和尚不像话,一点善心、慈悲心也没有。心想,这我不能不管,我还得照顾老太太。小和尚偷偷抓了一把米,放在老太太的碗里。这刚刚放下去,好了,那边大和尚派了侍者来叫这个小和尚。“你刚才做了什么?”“师父,我什么也没做。”“你有没有抓一把米放在老太太的碗里?”他一看瞒不住,老实交待:“是的,我看老太太太可怜,就抓了一把米偷偷放到碗里,希望大和尚慈悲!”“好!我不慈悲,你现在就离开这个寺院!”小和尚被迁单,“你不能守我的清规,我指派给你的工作不去完成,结果来一个假慈悲,坏了我的道法。”

这把门的小师父也不知方丈过去的小名叫什么,和老太太说“您稍等,我去请示一下方丈”小师父给方丈一顶礼,把经过一说,方丈一听赶紧叫了进来。老太太一进就叫他的乳名说“儿子,你现在很好了,可你的母亲现在没饭吃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讨饭连道也走不了。我来这里没别的要求,你每天能给我口饭吃,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

   大和尚把小和尚一迁单,全寺人就公开骂大和尚。大和尚也知道,但他是悟道的人啊!他又派一个小和尚监督他的母亲。每天就这么念,时间长了,也就顺了,这一念就过了三年。一天,老太太和监督她的小和尚说:“小师父,你去叫大和尚来,我有话要和他说。”这时她也不叫儿子的小名了。小师父一看老太太今天精神饱满,和往常不一样,跑到大和尚那一顶礼:“师父,老太太有话和您说。”大和尚一听就过去,老太太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感谢大和尚度了我,感谢法师慈悲,彻底地度了我,我今天是跟大和尚辞行,阿弥陀佛已通知我,今天就走,要去西方!”大和尚面带笑容说:“我知道了。”这么一说一答,小和尚还在床边直发愣,老太太把腿一盘、掌一合,念了两声阿弥陀佛,就往生了。

方丈一听就说了“我是你儿子,你是我母亲,这是实实在在的。你知道,现在我住的这个地方是庙,是寺院,是十方大众修行的道场。我现在吃的饭不是我自己的,我也不种地,也不做买卖,这个饭是大众的供养。

   老太太这一走,全寺的人就传开了,好多人跑到大和尚这里来求忏悔:“我们这几年一直在骂您,说您不是个方丈,不是个人。这一下我们才真正的了解到,我们方丈是大慈悲,不是一般的小慈悲,是真正的慈悲。”方丈微微一笑:“这也难怪,只要你们以后能精进修行就行了,我怎么会计较,只要你们能认真地修行,在这一生定能解脱。”在解放前,这个和尚不知去向,不知道去了哪。

这供养我能吃,为什么我能吃?我每天念经念佛,给一切众生消灾,祈福,为弘扬佛法来普度众生,做这些工作才可以吃众生的这碗饭。你说你在这里吃住,又不会念佛,又不会弘扬佛法,又不会念经给人家消灾。

   这个公案一直流传至今,这告诫我们学佛人:

我可不敢留你,这可是错因果的事。”老太太一听,这儿子太绝情了,太不像话了,这庙这么大住了几百号人,哪天的剩饭我也吃不了,怎么说这话,莫名其秒。

   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按照佛法去修,都能解脱。就像这位大和尚的母亲,一个从来不信佛教的人,专心念佛,只告诉她一个信向,信就是信阿弥陀佛,向就是去西方,专心去念,这最后就成了。所以,大家要以真正的慈悲心弘扬佛法、对待佛法,要依照佛法去修行!

生气地说{不管怎么样,我生你一场,也扶养到你好几岁,在以前讨饭的时候,你走不动路我背着你抱着你,好饭尽你吃。你现在行了,当了方丈了,我现在讨饭不行了,跟你要一口饭吃你都不愿意”老太太骂了一阵,生了一阵气。

方丈如如不动,还是如此“母亲,你不知道,儿子是不孝,怕你造业。实在没办法,你这一生穷,是你前生没有修福,所以你讨了一生的饭。这个因果关系是丝毫不差,希望母亲能谅解”。

母亲一看儿子一直是这样说。她对这里的因果关系不是十分明了。世界的老百姓,只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不懂得这细节上的道理,哪里有儿子不给母亲吃饭的。

后来母亲又跟儿子慢慢商量说“那你说怎么办,我走不动路,总不能让我冻死,饿死,累死吧!你总得给我想个办法呀”!

她这么一说,儿子就开话了“办法不是没有,但就有那么一线小路,我怕你不同意,如果你同意了,就能办成,不同意就不行”母亲说“你说吧,只要能给我口饭吃,叫我怎么办,能办得到我就办”儿子说“决定能办到,就看你办不办。你每天坚持念阿弥陀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净土,这就行了。

你念一句阿弥陀佛,我给你一粒米,你一天只念了这一句,行了,你就吃这一粒米。你念一万句给你一万粒,你说同意不?”他妈一听叫念佛,这行,念一句给一粒,念一天说不定就够吃,就答应了。

结果方丈派了一个小和尚在那发米,监督她。念一句给一粒,刚开始不习惯,因为她没有这个信心,累得不得了,没过几天,瘦得皮包骨头。几天一过,风声传遍了寺院,老少的师父,居士都骂大和尚:这个方丈太不像话了,一点点人情味也没有,怎么能这样对你母亲,你这是害她,是让她死的快一些,这样不等她解脱就死了。

监督老太太念佛的小和尚也觉得大和尚不像话,一点善心,慈悲心也没有。心想,这我不能不管,我得照顾老太太。偷偷抓了一把米,放在了老太太的碗里,这刚刚放下去,好了,那边大和尚派了侍者来叫这个小和尚。“你刚才做了什么”“师父我什么也没做”“你有没有抓一把米放在老太太的碗里”他一看瞒不住了,老实交待“是,我看老太太太可怜了,就抓了一把米偷偷放到碗里,希望大和尚慈悲”“好,我是人慈悲,那个吧,你现在就离开这个寺院”小和尚被迁单了“你不守我的清规,我指定你的工作你不去完成,结果来个假慈悲,坏了我的道法。”

这么把小和尚一迁单,全寺的人就公开的骂大和尚。大和尚也知道,但他是悟道的人啊!他又派了一个小和尚去监督他的母亲。每天就这么念,时间长了,也顺了,这一年就是三年,有一天,老太太和监督她的小和尚说“小师父,你去叫大和尚来,我有话要和他说”这时她也不叫儿子小名了。

小师父一看老太太今天精神饱满,和往常不一样,跑到大和尚那一顶礼“师父,老太太有话和您说”大和尚一听,就过去了,老太太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感谢大和尚度了我,感谢法师慈悲,彻底地度了我,我今天是跟大和尚辞行了,阿弥陀佛已经通知我,今天就走,去西方”大和尚面带笑容说“我知道了”这么一说一答,小和尚还在床边发愣,老太太把腿一盘,掌一合,念了两声阿弥陀佛,就走了。

老太太一走,全寺的人就传开了,好多的人跑到大和尚这里来求忏悔。“我们这几年一直在骂您,说您不是个方丈,不是个人。这一下我们才真正的了解到,我们的方丈是大慈悲,不是一般的小慈悲,是真正的慈悲”方丈微微一笑“难怪呀,只要你们以后能如发的修行,就行了,我怎么能会计较你们呢,只要你们能认真地修行,在这一生定能解脱”在解放前,这个和尚不知去向,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个公案一直流传到现在。这就告诫我们学佛人,要以真正的慈悲心来弘扬佛法,来对待佛法,依照佛法去修行!

编辑:养生保健 本文来源:方丈救母,佛门孝亲故事

关键词: